所谓战士,我对麦奎因苦大仇深的电影真无感

作者:综合资讯

片子真心闷,画面震撼是震撼,但绝不是一次comfortable观影体验,反正我看完后赶紧找了《因父之名》这种亲情片压压惊。

Hunger本身是一部很好的片子。视角和手法都是大胆而成功的冒险,充满了艺术的美。Fassy以及各位演员的演绎相当出彩。但是这是一部好片子不等于我就赞同它的主题,就像我讨厌撒切尔却不等于我否认她说的每一句话一样。很遗憾地,对于那些叫喊着“斗士”“战士”之类的人们,我表示,这片子里引用的玛格丽特•撒切尔的两句话,我基本完全赞同。

若要了解爱尔兰共和军的那些事,我推荐《风吹麦浪》《血腥星期天》《傲气盖天》,有情节有故事,三观正。

我时常感叹甘地的伟大远见,实不负圣雄之名。甘地清楚的意识到,任何建立在暴力之上的东西都是不可能长久的。倘若印度也是镰刀锄头地来一场,且不说牺牲巨大,估计也会像我朝一样,落入王侯将相肃清异己的再次恶性循环里。

看完这片感慨资本主义真是善良讲人权啊,这帮人要在天朝不知被怎么折腾呢,在腐国好吃好喝供着,不想活了还绝食抗个议政府还要医疗完善的维系生命,啧啧。

人之间的理念存在差距是完全正常的事情,但现代社会的优势在于,任何人都有机会用合理的方式来阐述自己的理念。在理念产生差距的时候,可以谈判,可以争论,但不是杀死与你意见不合的人,炸死他们全家。印度的独立远远早过1981年,甘地也并非死于英国人之手。而先于北爱,爱尔兰的独立,其实也是通过谈判得来。IRA作为北爱少数天主教徒中的极端分子,屠杀的大多都是他们看作所谓“叛徒”的爱尔兰人,并直接导致了UDA的出现。所以他们的宏大理想,在他们令人唾弃的做法的熏染下,不过一滩狗屎罢了。

对史蒂夫麦奎因无感,他片总一副苦大仇深忧国忧民的样子,也就羞耻接地气。对饥饿这片也无感,我很好奇大声嚷嚷这片自由民主的那些人,你们就没有理解障碍?至少我一中国人没关心过也没深入研究过爱尔兰共和军和英政府的那些瓜葛,这片的拍法也让人真的很难有代入感。但有件事我是知道的,那就是片中撒切尔说的“ 没有所谓的政治谋杀,政治爆炸和政治暴力,只有犯罪谋杀,犯罪爆炸和犯罪暴力。”所谓的政治犯,所谓的自由斗士,只不过是打着自由旗号手中沾满鲜血的恐怖分子罢了。演员演得好,片拍的好,也改变不了立意,而且尽管导演可能想尽可能中立冷静叙事但拍着拍着总有点为IRA洗地的感觉,所以和V杀也不是一个情况。

其实Bobby Sands和他的IRA,也没好到哪里去。IRA是百分百的恐怖组织无疑,谋杀政要,制造爆炸,所求也是一个博眼球。但是他们觉得自己的理念是高尚的,信仰是值得敬佩的,口口声声为了自由,组织里的成员也不乏所谓勇气和毅力。但倘若入狱确实出于犯罪,特别又是谋杀和恐怖主义这种滔天大罪,那不好意思,你就是罪犯,不是政治犯,也不是良心犯。

真他妈的放屁。

争论和谈判是一件冗长而痛苦的事情,而最痛苦的一点是,真正的谈判必定伴随着妥协,伴随着意识到自己一部分意见错误荒谬和对方一部分意见合理正确的过程。而在我看来,承认自己的错误,所需要的勇气,远远超过固执地坚持自己的谬误所需要的。为它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但相比暴力抹杀反对者的做法,它得来的每一分成就,都更为踏实。IRA屠杀亲英北爱人的做法,跟英国人当年屠杀爱尔兰独立人士的做法没什么两样;Bobby Sands妄图用自残一蹴而就的行为,跟狱卒殴打犯人的暴行其实一丘之貉。而无论是谁,Sands,Thatcher,或者更多的妄想躲避谈判的麻烦和痛苦,采取其他可笑的方式来逼迫对手就范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战士,不过狂妄偏执,而又孤注一掷的赌徒罢了。

在片子开头,撒切尔的那句陈述可谓一针见血:没有所谓的政治谋杀,政治爆炸和政治暴力,只有犯罪谋杀,犯罪爆炸和犯罪暴力。记得去年本拉登被击毙之时,网上也是一片莫名其妙的哀叹之声。人们哀叹本拉登是为信念而战斗的斗士,是飞蛾扑火的英雄,是给帝国主义迎头痛击的勇士。

本拉登的作为,是无疑的恐怖主义。他本人,是应当人人得而诛之的恐怖分子。若是斗士,就算在阿富汗的连绵山麓里伏击美军,也是正当的。但是拿着飞机撞大楼,让千万个家庭家破人亡,对不起,你这是懦夫,是混帐把戏。是的你们扩大了影响,在网站上宣布对911负责的那天起,全人类都知道了Al Qaeda和Bin Laden这两个名字,也不免有些傻逼跟在屁股后面摇旗呐喊替极端主义招魂。拜托,极端主义就是极端主义,在台下的时候说信仰谈美德谁不会啊,但是一上台,便是纳粹之类。人们总说,一个人富裕之后会做什么,当看他贫贱之时不做什么。对于组织,道理大体相仿。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图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四不像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