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轰然一响

作者:综合资讯

活了快20年,才有比较深刻的自我意识,那是在看了笛卡尔的论述。笛卡尔推论,一切都是值得怀疑的:水中筷子看起来像折断,但事实是我们的错觉。我们梦中认为一切都是真实的,但醒来却发现是梦。那如何保证现在我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或者你阅读这个随想的时候,一起都是真实的呢?没有办法证明。唯一可以证明的是,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感受到自己,感觉到自己在思考,发现自己在怀疑。我可以怀疑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没有办法怀疑这个怀疑的我,也就是唯一能够确认的是,我在怀疑这件事情。因为我在怀疑,那么就我这么个个体存在。这种猛然发现,将“我”和这个世界突然的隔离。我发现这种隔离感,已经带来的自我意识最大的好处就是:你很难迷失自我。或许一直在寻找线路,你也不知道要走向何方,但是至少有迷途知返的能力。所以提出梦蝶的庄周,看破世俗名利,完全不为之惑,曳尾于江湖之外。

      我们都知道庄周梦蝶的故事。其大意是庄子一天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梦醒之后发现自己还是庄子,于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梦到庄子的蝴蝶呢,还是梦到蝴蝶的庄子。在这里,庄子提出一个哲学问题——人如何认识真实。如果梦足够真实,人没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看《苏菲的世界》时,很有印象突然有的对现实的一种怀疑。这本书,我觉得无疑是走在盗梦空间电影之前的。书中苏菲的爸爸是个为联合国工作的好父亲,出差期间为了苏菲能正确认识世界,每天写一篇介绍哲学的文章寄给在挪威的苏菲,在书中,他爸爸以苏菲为主角构造一个苏菲跟一个叫gilbert的哲学家进入古代哲学家的世界的故事。所以,苏菲每天都在读她爸爸写的苏菲的世界。 时间缓缓流过,苏菲的父亲回到家中,但在回家的途中,发生很多怪异的事情,苏菲的爸爸发现回家路上到处都是欢迎他回家的标语,从路上到机场,甚至空中出现欢迎他回家标语的汽艇。他爸爸还一直以为是梦幻,但这一起却都是真实的。最后的原因是,原来作者这么写。做为作者,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作者参与到他们的世界里面去,却又能主宰这个世界的未来。

    我曾有过这样一个想法:如果一个人犯了罪,我们不把他投入监牢,而是将他投入一场梦。这场梦也许从唐朝开始(当然视犯罪者情节轻重开始时间可以更久远),让犯罪的人在梦中经过一千年后醒来。梦中的时间有如棉花,充满了无限的缓冲,当罪犯醒来,现实也许只经过了十分钟。一切如故,只是那个醒来的人心已苍老——在看到梦中一切世间百态、体会到所有人情冷暖之后也许他已厌倦了这个现实的世界,这对他是多么大的惩罚啊。我曾经觉得这是个无比荒唐的想法,太可笑了。

其实,说到梦中梦,就是梦见自己在做梦,或者再循环下去并不难。我都梦到自己在思考:这是不是在梦中。但问题的关键是:假如是在做梦,那么在梦中的所有东西就是虚幻的,也就梦中梦都是装在第一层的梦中。所以接下来能否再做梦,能否完成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都是于自我意识中产生的。

    若干年以后我看到了诺兰导演的《盗梦空间》,原来在地球的另一端也有一个人有着同样奇怪的想法很多年了。这一次诺兰将这个想法展开的更加宽广,他巧妙的加进了一个陀螺,陀螺旋转与否决定着主人公们到底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境中。当然还有孩子的脸,这个场景不止一次的在影片中出现——在梦中柯布永远看不到自己孩子的脸。我们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经历呢?很多场景在梦中不止一次的出现,但我们永远也触摸不到结果。为此我无比惊叹导演的想象力,通过绝妙的叙事技巧诺兰已将他对梦的理解“植入”我们大脑中,在我们的心中产生共鸣。

就像镜子:两面对照的镜子,里面有无数的像,直到这些像分解为比我们思维能分析的或者光能达到的最小的波长。要破话这些,就只要打破其中一面就可以了。这种逻辑很有意思。

    在影片中导演为我们引出了一个艰深的哲学命题——我们感知到的现实世界真的存在吗?我们梦境中的事情难道全都是假的吗?这个哲学命题的起点是对人类认知能力最根本、最彻底的怀疑。笛卡尔曾这样描述自己的思维历程的开端:“一切迄今我以为最接近于‘真实’的东西都来自感觉和对感觉的传达。但是,我发现,这些东西常常欺骗我们。因此,唯一明智的是:再也不完全信眼睛所看到的东西。”

盗梦空间某种程度上,就是以这个构思进行的。只是这个是装在梦中,并加了一个让人觉得很好接受的理由:现实一分钟,梦中10分钟。而且这个梦中时间还可以调节。

    现实世界是这样的不可信赖,它对我们的认知似乎起不到任何帮助。那么,我们的主动感知活动(在辩证唯物主义那里叫做“实践”)和思维是怎样的呢?这些活动也常常出现在梦境之中,使得我们无法确切地区分“梦”与“醒”。因此,我们不得不怀疑,整个的世界是否仅仅是一个梦幻。于是在影片中出现了柯布和自己妻子共同创造的梦幻,那个梦境中的城市酷似退去浮华的纽约、巴黎、东京或是北京,这是一切我们平时所感知的细节的集合。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怀疑不是对某些具体事物、具体原理的怀疑,而是对人类、对世界、对上帝的绝对的怀疑。这个绝对的怀疑也是笛卡尔要引导出不容置疑的哲学的原则。正如他所说:“我愿意假定,一切真理的源泉不是仁慈的上帝,而是一个同样狡猾、同样有法力的恶魔,施尽全身的解数,要将我引上歧途。我愿假定,天空、空气、土地、形状、色彩、声音和一切外在事物都不过是那欺人的梦境的呈现,而那个恶魔就是要利用这些来换取我的轻信。我要这样来观察自己:好像我既没有双手,也没有双眼,也没有肉体,也没有血液,也没有一切的器官,而仅仅是糊涂地相信这些的存在。”

我觉得第一部应该是第一层的梦,而且,续集应该不会以梦中梦的形式在套入,而是以在第一层梦中来完成某些任务,最后,破梦而出。或者某个人醒来,发现自己在梦中。或者最后导演跑出来,说我想怎么导,就怎么导,你们看的高兴就可以了。

    在影片中柯布不停地怀疑这一切,直到他真正看到了自己孩子转过身来的笑脸。在影片结束时我忽然想起多年前我曾读过的一本哲学启蒙书籍——《苏菲的世界》:一个叫苏菲的小女孩偶然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带她走进了一个梦,在梦中苏菲与古往今来各个哲学先贤相遇,并感知他们的思想。在这个梦中苏菲不断地成长,越来越理性。直到有一天苏菲走到一个荒野中的小屋前,打开门一面镜子摆在她的面前。镜子中并不是苏菲的脸,而是又一个幻境,苏菲不停的问周围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存在。这样的疑问一直延续到这本书的末尾,结尾处这样写道:那轰然一响,原来我们都是星辰。

还有,一个怀疑:cobb的老婆的dice却被cobb拿去了,而且cobb没有用过那个dice,她老婆先离开她而去,因为她发现这个秘密。续集可能她老婆再回来拯救这么个故事。

    这是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想要告诉我们的吗?

PS:这个股市做游戏绝对会很有意思。如果以后计算机更牛点,这个剧本绝对很棒。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图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四不像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