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不知道我是谁,不烧脑的超脑

作者:综合资讯

文/梦里诗书

《超脑48小时》讲述了一个不仅令人蛋疼,而且叫人头疼的故事:知悉国家机密的CIA探员比利(瑞恩雷·诺兹 饰)意外身亡,而他脑子里不仅有国家机密,更有犯罪组织的各种信息,为重新找回这些信息,探员威尔斯(加里·奥德曼 饰)求助弗兰克斯博士,请他把探员比利的大脑信息,移植到极度危险且无法预测的罪犯杰里科(凯文·科斯特纳 饰)身上——笔者不得不停顿吐槽:这么蛋疼的想法,真的是脑子决定的吗?故事也就在这蛋疼的决定里开始了:被换脑后的比利和杰里科非但叫人傻傻分不清楚,斯图尔特甚至爱上了比利的妻子——导演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抢走主角的脑子也就算了,你连人家老婆的身体也不放过,你到底是咋想的?

也就是说:这期是就是个两位男主换脑之后,一边对主角妻小是否应该占有的伦理问题,一边又是究竟是谁在打击罪犯的争议问题——在搞清楚问题归属之前,我们先来看看电影表象上的几大看点:

48小时的生死倒计时形成了《超脑48小时》在时间上的紧迫,一气呵成的架构更不乏以温情的脉络,诚然电影在剧情上陷入了套路化的模板桥段,难见以那所谓之“超脑”的悬念,但作为一部科幻动作片来说,无疑交出了一份标准的答卷。

“神奇女侠”滚“死侍”

这里的“滚”,不是指令,而是说男男女女都喜欢的床上运动。

之所以这项运动会在这部电影里成为卖点,不仅仅是因为男女主角都太热火撩人,更是因为他们的身份:男主瑞恩·雷诺兹出演了漫威的死侍,女主盖尔·加朵则出演了的DC的神奇女侠——当全世界的超级英雄们都在挑着日子,在各自的宇宙里相爱相杀的时候,漫威的“死侍”居然和DC的“神奇女侠”搞在了一起,这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当然,这大跌眼镜背后,裹挟的其实是电影关于身体归属的道德焦虑。盖尔加朵扮演的是比利的妻子,伉俪情深的两人,却不得不面对比利的记忆、情感等大脑意识,存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杰里科的身体里。温情的记忆渐渐地主导了他的大脑,让杰里科从一个“冷血的混蛋”变成了心中充满爱的“父亲和丈夫”。

为了拯救“妻女”,杰里科不惜以身犯险,坚持着“即便全世界都被炸毁,我仍然要让你们活着”的决心深入敌营,最终拯救了家人。然而残酷的是,比利的记忆只能在杰里科的大脑中存在48小时,当记忆消褪时,杰里科心中的这份温情是否也会随风而逝呢?主演凯文·科斯特纳在接受采访时说起对于他所饰演的“冷血混蛋”这一角色的理解:别人的记忆不光会让我困惑,还让我感到害怕,失去记忆就像是失去生命,但爱却是我最想记住的东西。

对比于同为意识移植的《幻体:续命游戏》,《超脑48小时》显然更为稍胜一筹,这在于电影至少有着一个完整且能为人信服的逻辑构思,并将科幻与动作元素在电影中做到了两相契合,其既以科幻的人脑具象化意识移植引人入胜,又以节奏紧凑的飙车追逐,枪战热斗维系了至始至终出色的节奏把控,而凯文·科斯特纳、加里·奥德曼 、汤米·李·琼斯、瑞恩·雷诺兹4位巨星的强强联合,使电影在动作戏码和演技上亦尚算得中肯。

三大影帝齐护航

在介绍三大影帝凯文·科斯特纳、加里·奥德曼和汤米·李·琼斯之前,不如先来扒扒导演阿里尔·弗罗门。这个几乎没人认识的哥们,怎么就有能力请到两位当红演员(瑞恩·雷诺兹和盖尔·加朵)的同时,还邀请到三大影帝保驾护航?通常情况下,大家都会用最传统却也最喜闻乐见的方式去揣摩:剧本够好啊,所以才打动演员——每次听到这种身在三线城市、心却跑到中产阶级的卑鄙回答,笔者就会在心里耗光一整天的白眼值。要知道:剧本够好却拍得稀烂的电影多了去了。大家真正看重的是什么?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钱(你们以为我会先说导演?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这部电影背后的金主是美国千禧年电影公司,推广则是中国乐视影业——两个大土豪公司,有的是钱,就是没有好作品。这次碰在一起,说白了就是想做个真正拿得出手的作品(最起码他们肯定是这么想的),于是就了有这个换脑的剧本,以及名不见经传的导演阿里尔·弗罗门——这哥们片酬便宜啊,省下来的钱都交给三大影帝和两大演员。但便宜不是真的没好货:弗罗门此前电影虽不多,但2012年那部由迈克尔·珊农主演的罪案惊悚片《冰人》,可是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广受好评的。

搞定导演,就有了三大影帝:凯文·科斯特纳是好莱坞为数不多能自编自导的演员,26年前他自编自导的处女作《与狼共舞》,简直吊打99%的好莱坞电影;凭《惊情四百年》和《锅匠,裁缝,士兵,间谍》等片确立影坛大佬地位的加里·奥德曼,始终像黄秋生一样抱定“只有烂电影,没有烂角色”的职业操守,他用逐渐苍老的容颜演绎“不老传奇”的惊人才华,以及从未受到大表演奖肯定的种种憾事,使自己成为一个无可取代的叛逆文艺老青年——所以说电影之所以会做出那种令人蛋疼的故事设定,气质上还蛮符合加里·奥德曼的形象; 至于汤米·李·琼斯,《黑衣人》里那股癫狂劲儿,被挪移到《超脑48小时》里饰演一个挑战人类道德极限的科学家,也可以说是恰如其分。

难以跳出套路化的剧情,是电影的症结所在,《超脑48小时》作为一部动作片来说是合格的,但这样的故事或许放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或许会让人颇感新颖,但在前有《变脸》《勇闯夺命岛》等等同类型珠玉在前的电影下,依旧靠着传统套路的正邪交锋,依旧还是噱头式的特工人物设定,依旧还是好莱坞式的温情大爱,电影关乎悬疑的营造难以做到跌宕起伏,自我内在的匮乏,没有为人能影响深刻的惊艳之处,终使其只能是场泛泛而谈的表象之作。

谁用着我的脑子?

该片对于记忆移植的设计极有奇诡的想象力,记忆错乱闪回的处理手法也可圈可点。出于危机事件,而对于大脑世界的探寻,令笔者想起了两部影片:《入侵脑细胞》和《源代码》。此片的新意在于记忆的移植,而且,原有记忆还在,两者相融共生,罪犯和特工的记忆相互碰撞,最终融为一体。仿佛打通了记忆与人格界限的莫比乌斯圈,混合了多种人格的宿主,是一个复杂的混合体。

谁是我,我是谁,在匪夷所思的黑科技手段之下成为了现实,庄周梦蝶,难辨真幻。同时也出现了种种哲学的悖论和伦理的拷问。记忆的移植也把爱的记忆信息保留了,这种爱与家人的温暖初体验,令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力罪犯渐渐受到感化并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爱的力量不容小觑。那么,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来了,你能否接受相貌陌生,却住着爱人灵魂的人呢?

另外,相比于同档期的《幻体:续命游戏》,《超脑48小时》显然更为稍胜一筹,这在于电影至少有着一个完整且能为人信服的逻辑构思。但不可否认的是,电影对于意识移植的探讨亦只是浅尝即止,并没有从这一点深入去刻画在两种人格之间的人性挣扎,也不曾对生死的宿命做出何般深刻解读,而只是把其当作了一个博人眼球的噱头,这一点从意识被移植的是一个危险的罪犯,而在双重记忆的推动下,电影只是延续了诸多老梗的情感和动作元素附加,便可看出《超脑48小时》只是做出了一道对科幻与动作电影的命题作文,而非是在悬疑与人性的深刻命题中构筑自我纵深。

同《幻体》一样,在本有着中肯命题的生死换体中,电影对于意识移植的探讨亦只是浅尝即止,并没有从这一点深入去刻画在两种人格之间的人性挣扎,也不曾对生死的宿命做出何般深刻解读,而只是把其当作了一个博人眼球的噱头,这一点从意识被移植的是一个危险的罪犯,而在双重记忆的推动下,电影只是延续了诸多老梗的情感和动作元素附加,便可看出《超脑48小时》只是做出了一道对科幻与动作电影的命题作文,而非是在悬疑与人性的深刻命题中构筑自我纵深。

剧情单一化的乏善可陈与《超脑48小时》的片名可谓是南辕北辙,这仅是一场不烧脑却尚还紧凑的美式爆米花电影。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图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四不像必